自由意志

人有自由意志吗?今天听刚哥 说Robert Sapolsky 的书 Behave。书中说到:

1980 年代,神经生理学家本杰明·李贝特(Benjamin Libet)做了一个被传诵至今的经典实验。实验中受试者要做一个简单的动作,比如选择打开还是关上一个开关。科学家使用核磁共振同时观察大脑的活动,发现在受试者意识到自己选择怎么做的几百毫秒甚至几秒之前,他的大脑其实已经做出了选择。

这个实验似乎证明了人没有自由意志,你的意识只是听大脑的。但是萨波斯基介绍,李贝特本人对这个现象有个更高级的说法。李贝特说,是,你没有决定往哪边按下开关的自由意志 —— 但是,当你的大脑已经做出选择之后,到你切实按下开关之前的那半秒钟之内,你的意识可以决定不按那个开关。你有最后一刻的否决权。
对我来说这是非常惊人的知识,这叫“自由非意志(Free Won't)”。这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解释,有很多实验研究,有的同意有的反对。
但不论如何,我们姑且认为人真的有否决权,那我们要问的是,这个否决权,又是啥东西呢?那个否决权只可能是生物因素,而你不能说因为现在脑神经科学家还没有达成共识,所以人还是有自由意志的。萨波斯基承认,脑神经科学仍然在发展之中,我们并不能完全解释人的所有行为。

挺有意思的观点。也就是说,意志恐怕不是自由的,意志还是由生命本能驱动的,但是 veto 的权力却是大脑皮质层自由裁定的?

先倒回去,仔细看下 Benjamin Libet 的这个实验,感觉有点 bug。他让受试者戴上 EEG 记录脑电波,然后把手自由放在桌上。你可能想时不时动一下手的位置,但是你发起动作的时候,要盯一下旁边一个秒针指的数字记录下来。然后对比 EEG 的脑波看差了多少。

结果是,受试者的秒针读数都比 EGG 记录的晚了 2000ms 多。。。。我在 youtube 上看到个电脑屏幕显示秒针+自由敲键盘 的版本,计时更精确,结论也差不多。这个实验很著名,得到多次验证和重现。甚至有些能提前7秒预测A/B你要选哪一个。

我怎么感觉是动一下手去看时间,需要一个下决心这过程导致的?正如电极展示的那样,人做决定有一个 build up 逐渐升高的过程。

简单的说,我的理解,人比如要自由意志动一根指头,可能分为100+种因素,比如你手是不是麻了,你鼻子还是脸痒了想怎么摸一下,你习惯先动哪跟指头,你是不是呼吸不畅想先侧个身而不是动一下手等等。这些100+个因素随时都在发生和变化,但是真正导致动手的可能是这几个因素全部刚好都叠加在最佳的状态。

自由意志不是一个瞬间决定!瞬间决定不自由!

所以你的大脑活动在潜意识,提前就开始各种 build up ,最后关头恰好决定了你要动一下手指头了,然后才传导到皮质层,给你动一下手指完成一个合理的理由编造,然后你才去调动神经指挥肌肉真正发动。

当然这个时候皮质层也有否定权,比如最后时刻放弃了。

就如同早上什么时候起床一样,有太多因素导致某一时刻就能起来,其他的时刻就差那么一丁点但是始终不能起来。

查了下,2010年 Schurger 和他的同事针对大脑准备电位提出了一个解释中译版):

我们在做出任何类型的决定之前,神经元要为各个选项搜集证据,证据来自外部感官。假如某组神经元积累了足够多的证据,越过一个阈值之后,大脑就会做出决定。大脑准备电位其实就是大脑神经活动涨落时的涨潮部分,只是之后正巧对应着一个决定而已

和俺猜的一模一样。哈哈。但更有意思的是,Schurger并没有解决自由意志的问题,反而加深了这个问题的难度:

如果我们所有的行为都是被外部环境和内部神经细胞所建立的完整因果链所决定的,那么这不就反而说明我们没有自由意志了吗?「自由」到底意味着什么? Sithferia

btw Libet 还做过皮肤痛觉实验,发现人感受到痛觉的时刻要早于痛觉信号传输到大脑的时刻,这????

又想起 Behave 这本书前面一个章节讲人的选择,很多时候是收到先前潜意识的影响。比如

如果你跟人聊天的时候坐的那把椅子很“硬”,你会更倾向于判断对方的态度“缺乏弹性”。如果你手里拿着一杯“冰”水,你会觉得对方的态度也很“冷淡”。
而反过来,如果你阅读小说的时候喝的是“热”咖啡,你对书中人物性格的评价也会偏向于“温暖”。

所以你是否按下一个按钮,选择红药丸还是蓝药丸,很有可能就是之前环境在干扰你。这又让我想起了《盗梦空间》里,富商斋藤为了不让竞争对手的儿子 Fischer 继承公司财产,植入一个 Fischer 他爸临终那句名言“I was disappointed that you tried” 哈哈。

不过这也证实了我之前一个猜想。我之前是一个机械唯物主义者,认为只要知道初始条件就能预测未来。后来我知道了海森堡测不准,你要么能知道粒子的初始速度,要么你知道粒子的位置,但是你不能两者同时知道;后来又知道了混沌理论,有些东西你无法求的解析解(解析的作用是,知道它一些结构性质比如对称,这样可以对半简化模型),只能用迭代法(比如有限元)无穷去逼近;一只蝴蝶翅膀能带来一场风暴,但是谁也说不准,因为预测的计算量太大,你甚至赶不上事物变化的速度和复杂程度。所以即便可以预测,也是徒劳的。更后来知道了 NP-P,有些事情即便你能计算和预测,但是你永远不知道你计算对没有。因为验算或许比计算还麻烦。

所以自由意志是什么呢?我觉得自由意志就是一个神经网络去拟合一个混沌系统。它有部分可能不太准的可预测性。但是微扰因素会让你的预测在很多时候和结果大相径庭。人的某些自由意志受条件限制可以大范围剪枝被预测,但是说不定一念之差就变成完全相反的结果。

可以测,但是你测不准,甚至你不知道你是否测准(false positive)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