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纳会计 和 华为 HR - Est's Blog

出纳会计 和 华为 HR

最近码农圈(juan)和 IT 界沸沸扬扬一个帖子是《华为HR胡玲于 2019.10.30 在华为内部论坛心声社区的发帖》。其大概意思是:

  1. 一个基层HR 胡玲 平时辛苦统计员工反馈,却被中层管理HR绩效打了差评,用来私密反馈情况的内部群,甚至被中层管理要求交出员工名单。
  2. 中层HR甚至说"应该看看反馈问题的人是谁,天天有时间在这琢磨班车食堂的,清退算了"。——这是华为中层管理 杨瑞锋 的「原话」
  3. 中层管理 杨瑞锋 说,"BCM项目都结项了,加班数据早降下来了"。实际上通过数据分析最近加班更加严重,升高得更多
  4. 中层管理最大的业绩就是紧急处理员工自杀、猝死这种突发事件。平时吃香喝辣上班时间全国到处飞围着领导转HR转就是不围着员工转

当然这个事在各个群里被讨论烂了。大概讨论分2个思路:

  1. 世道不公,程序员青春饭吃苦,996.icu 。。。马云的福报论等等
  2. HR 本来就应该是大老板的打手。

甚至 zhihu 有回答把这个比喻成明朝司礼监。。什么 HR 是帮皇上挡子弹,票拟权 vs 披红权之争。。。囧。。。

我对这个事有一些情绪,但是在想另外两个问题:

  1. 公司利益和员工利益能否一致
  2. HR胡作非为能否当成工程问题解决

其实好几天对这个没有答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HR不是直接生产力部门,只有可能最大限度降低生产过程中的损耗。如果HR部门本身也加剧了组织结构的内耗,那么其实是得不偿失的。即便这个问题无法彻底解决,那么可否减小其危害性,把其作用进一步控制在一个局部?

这个问题很多天没有答案。员工有功绩,领导如何看到和认同?给你升职,如何防止你自立门户?员工吐槽班车和食堂究竟是否合理?(参考华为 四大名著 )
公司利益和员工利益的矛盾,是否必须通过 HR 部门才能解决?部门内部不能有非 HR 的解决机制么?程序员的贡献和过错,是否可以客观量化?比如江湖传闻还真的有公司算代码行数和 bug 个数来评定绩效。。。

公司是否一定会陷入发展-壮大-中层管理臃肿-垮台的历史循环?现代企业制度是否和中国皇权一样因为土地兼并问题导致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中国皇权是不是真的因为土地兼并循环的(提示:并不是)。

这个问题依然很多天没有答案。。最近我开车有点无聊,连《罗辑思维》这种垃圾成色也开始饥不择食的路上随便听听。

听了几期还是有趣。至少我不用去专门花时间看很多人人社科书了。今天周五下班的时候,恰好听到一期有意思的话题:《第53期:反腐到底反什么》

里面有个观点有意思,腐败不是官员个人素质问题,也不是个人道德问题,腐败是一个权力体系。

要知道这个系统的本质它不仅仅是一个权力系统,它同时也是一个信息系统,权力系统、信息系统,是二者同构的。
可是现代社会情况就不是这样了,因为有广播、有电视、有报纸,还有最先进的互联网,它造就了更多的信息回路,它就让信息系统和原来的权力系统发生了剥离,它是一个独立存在的系统。所以说中国古代皇帝、臣子玩的那套心眼,在现代社会下,它就几乎玩不下去。
所以贪污腐败说到根子上是一个生态问题,是一个系统问题;说到更根本的根子上,是一个信息问题。只要我们有了更开放的信息通路,只要我们能够把更多的事实放在新闻媒体面前供大家监督,只要官僚系统内部敢于做类似于官员财产公示这样的事情,把内部的信息曝露在阳光之下,贪污腐败当然就可以根治。

我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这个解决的思路了。人事管理制度要去腐败,关键要把人事的控制信道,和员工业绩的数据信道分离开。做一个防火墙。腐败的根本原理就是越界访问,跟溢出、SQL 注入一样一样的。根本缺陷是控制信道和数据信道可以被混合访问。

想一想,出纳 和 会计 都是两个分开的岗位。HR居然是一个。

说明什么呢?说明人不值钱。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