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和表达 - Est's Blog

认知和表达

在 zhihu 上关注了一个康巴人,他写的一些科普知识比较有趣(真的有趣,而不是有用)。比如这篇 为什么有些故事中的恶魔和鬼怪害怕暴露自己的姓名?

首先,藏区的鬼神都拥有所谓的命根子,也就是敌人可以将其制伏的弱点之一,也是藏传佛教祖师中最常见的降伏手段之一。
那么什么是命根子呢?命根子其实就是鬼神的几样珍贵的法宝,如果交出了其中的任何一个,也就可以制其为死地。
命根子有几种呢?一般据我所知,有四种:
1. 名字
2. 种子字
3. 咒语
4. 宝贝
关于名字,比较有意思,有些鬼神在与高僧的斗法中,会变幻自己的模样,甚至假报自己的姓名与身份,但是高僧们一定能看出其中的秘密。...... 例子就是《西游记》,“我喊你一声,你敢答应吗?”妖怪拿着宝瓶对孙悟空说道,“孙悟空!”,“爷爷在这儿呐!”,孙悟空就被吸入宝瓶之中。
所以可以这样解释,一定要知道鬼神的真实姓名后才可以降伏他。

有的读者可能在这里会想,est 你又在怪力乱神了。且慢,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人类的恐惧归根结底来自于无知。所以如果从「认知」的角度来说,人们可以把不能理解的事物叫做拦路的妖魔鬼怪,有意思的一点是,如果能呼出问题的正确名字,问题就解决了一大半。

怎么讲?我们做程序开发的时候,有的时候就会遇到一些拦路怪。比如我最近需要计算比较2个用户相距距离。如果在方圆1公里则进行一些操作。db 里保存的是用户的一个最近足迹的经纬度,所以2个用户构成一对二元组 (lat1, lng1)(lat2, lng2)。那么问题来了。这2点不是平面做勾股定理,地球是个球形,最短的距离是个球面弧,这个如何计算球面2点最短弧线的长度呢?而且经纬度网格,在高纬度地区角度变化特别大,如何处理呢?

想到这里,我这弱到渣的数学水平就捉襟见肘了。我就请教了资深姿势大神 google,google 告诉我,消灭这个拦路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握它的名字:Haversine formula

from math import cos, asin, sqrt
def distance(lat1, lon1, lat2, lon2):
    p = 0.017453292519943295     #Pi/180
    a = 0.5 - cos((lat2 - lat1) * p)/2 + cos(lat1 * p) * cos(lat2 * p) * (1 - cos((lon2 - lon1) * p)) / 2
    return 12742 * asin(sqrt(a))  # 2*R*asin...

这就把一个(对我而言)巨复杂的球面坐标系问题转化成了3行简单的三角函数和开方问题。我这样渣水平的人也能应付这只怪了。

当然我们可以继续发散一下,zhihu 上这位讲命根子有4种,种子字是什么呢?有些问题的背后是一类问题,所谓「自一字可生多字,多字复可含摄於一字」。你若只解决其中一种其实是杯水车薪。所以很多时候要利用结构化的分析姿势去 meta 层面分析一类事物的「共性」。所谓「若了知一法,即了知一切法」

认知的路上,妖魔鬼怪是会变化的。很多问题的化身(avatar)需要你转化成另外一个问题才能用老办法解决。有个笑话怎么讲的来着,问一个数学家,房子没着火怎么办?你先把房子点着,这个问题就转化成了有已知解的一个问题了。23333。从这个角度来说,「名字」「种子字」就是告诉我们,要抓住万变不离其中的 root cause。好好用 first principle 去建立解决问题的框架和模型。

其他两种「命根子」,比如这个咒语,可能对应就是一些分析问题认知问题的套路。然后宝贝,比如物理的宝贝是什么?我(肤浅)地觉得,那就是对称。

脑洞开完了。回到现实。这个「呼名字」其实也有其局限性。很简单。有些新事物压根还没有名字。名字都是人类逐渐摸索形成的。现代社会资讯极大发展,人们已经过了那个小国寡言思考力贫乏的阶段了。小学毕业的很多知识其实是古人穷其一辈子求索才能达到的高度。用来形容各个事物的名词已经得到极大扩充。方法论极大丰富。你所恐惧的恐惧99.99999999% 已经被前人给战胜过了。而且是二刷三刷 n 刷过了。这也导致一个问题,我观察到现实很割裂的一点就是,名字是会漂移的。所谓 paradigm shift。想起来,最近打贸易战,很多人就开始公开对「德先生」嗤之以鼻。然后最近上海又出了垃圾分类的事儿,可以去挑逗一下这这类人。民主那固然是不好的。但是老百姓是不是应该参与到重大决策的制定过程中去?我想大多数人又会同意。。。。。

然后最近又看到这篇文章《中国教育孩子的论证方法居然没有逻辑论证》。里面提到:


中国的语文教学没有逻辑了,我们发现在中国各种鸡汤的盛行,这些鸡汤的论证,基本就是这四大论证方法,鸡汤能够深入人心,与中国人在上学期间的普及教育是分不开的。而掌握好逻辑知识,就是不被鸡汤忽悠的关键素质。
议论文四大论证方法:例证法,引证法,对比法,喻证法
一、例证法。例证法也叫事例论证,是用令人信服的典型事例来证明自己论点正确的一种方法。它是议论文写作中最常用的一种论证方法。“事实强于雄辩”,在典型的事例面前,道理不言而喻。
二、引证法,也叫道理论证,是通过引用名人名言、古诗文名句、反映科学规律的俗语谚语警句等来证明自己观点正确可信的一种论证方法。
比较法也是一种常见的论证方法,分对比与类比两种。通过这些证明事情的黑白。
三、比较(类比+对比)法。类比,就是借助某个或某几个类似的故事、实例或写作者安排的情境,进行由此及彼的推理。用于类比的事物大致有这么几种:古今中外的史实、神话传说、寓言、写作者自己创设的情境等。对比,就是把正反两方面的论点和论据加以剖析对照,达到否定错误观点,树立正确论点的目的。
四、喻证法。可以使论点更易懂、更风趣、更容易获得读者的认同。喻证法能化抽象为具体、化艰深为浅显、化枯燥为生动。

现在回想起来,这四大歪方法里不知道会蕴含多少 logical fallacy。这篇文章又写到:


很多人一说到我们的教育没有逻辑,就说我们的领导人搞愚民教育,这个问题的锅,我们的党和领导人是不该背的。我们可以看一下即使是在文革期间,对语文的教学是如何论证问题的!当年的论证方法不是现在教材内所谓的四大论证,是标准的逻辑论证。也就是语文的教学融入了逻辑教育的内容,写论证文章是要有逻辑的方法,与现在完全不同。

...... 早在延安《反对党八股》里面就反对了:“是按照事物的外部标志来分类,不是按照事物的内部联系来分类的。单单按照事物的外部标志,使用一大堆互相没有内部联系的概念,排列成一篇文章、一篇演说或一个报告,这种办法,他自己是在做概念的游戏,也会引导人家都做这类游戏,使人不用脑筋想问题,不去思考事物的本质”

肃然起敬。

我以后再也不会对外宣扬逻辑的好处。因为这词已经如同 民主 一样死去了。他们都属于名词,名词现在我觉得都背负着重重的「semantic tax」。名词之争越来越无聊了。未来属于动词。所以以后对外,我只会拿起两把利剑,那就是归谬和分析。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