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和 虚拟机 - Est's Blog

梦 和 虚拟机

小时候,有一天上学迟到了。一路奔跑到学校,气喘吁吁的做到自己座位上,非常紧张。这个时候尴尬的事情发生了:作业忘记带了,眼看老师就要走过来挨个检查作业了,啊啊啊。心里砰砰砰直跳。突然,抬头向窗外一往,咦,怎么天空是黑色的。再一看熟悉的教室,哎,怎么墙也是黑色的。整个世界似乎都是灰度的。这个时候灵机一动,嗨,这肯定是在做梦!然后就突然自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笑,这肯定不是现实世界。同学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然后我居然。。笑醒了。

这是我第一次做清醒梦。也能通过观察和推理得知自己是在做梦。回想起来,梦境里的东西似乎不重要的外景都是黑白或者灰色的,大脑这个神经网络处理不重要的图像信息也是先把RGB转换成灰度的方便计算罢。

做梦有的时候也是半清醒的,比如飞翔,跳楼,悬空,失重,自由下落等场景。我甚至有的时候自己故意纵身一跃享受这种刺激。但是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梦。

还有一次做梦,特别奇葩。梦见自己跟小朋友讲解算术题。加减法还能算出来。突然黑板上出现了一道四位数乘法。这个时候我居然不能列出算式了。奇了怪了。于是掏出手机,找计算器 app。翻来翻去居然那个app图标消失了!我的手机图标排列非常严格有规律,计算器的入口是一个非常熟悉 的用了很多年的位置。居然就这样消失了。这个时候第一个念头居然是, 该刷机了!然后做梦就跑题了想别的去了。hhhh

买了自己车之后,有的时候也做开车的梦,但是特别奇怪的是,每次开车都是速度越来越慢,慢到车子完全停下来不动,感觉油门坏掉了。然后就放弃车子去干别的了

昨天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插进车钥匙,车子无反应。再拔出来,再插,车子中控出现一个奇怪的指示灯,感觉要是坏了。这个时候发现钥匙孔有脑袋那么大。然后里面有一个奇怪的机械支架装置能够拿取钥匙,然后吸进去,然后钥匙又是坏的,又吐出来,就像一个拿来装神秘水晶魔法石的容器一样。

今天上班无聊思考了一下这类梦境的特点,就是梦境还是以自身受到的环境刺激为主。比如自己在天上飞,自己跟着车的速度一起慢下来,梦境完全无法模拟开车的推背感和刹车的撞墙感。因为做梦的器官只是大脑,大脑只是身体运动的被动受体。所有不受支配的感受都能模拟,所有需要外界物体触发的的体验,大脑是无法主动模拟的。

然后就是神奇的大脑负责理性思考的部分,在做梦的时候也是关闭的。比如严格的竖式乘法。大脑甚至聪明到屏蔽了手机上的计算器app图标。因为做梦还是有个前提就是不会让你感觉到梦境有明显的破绽。计算器app,和汽车一样,是人类理性设计制造的高度可靠的机器,输入输出一一对应。对于一致的输入,一定会严格每次得到幂等的输出。这种东西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如果大脑尝试模拟这类设施,那么很可能做梦就会出现矛盾的地方。大脑就会很费解,大脑就必须调用理性思考探究的部分,然后人就会醒。所以做梦的时候此类操作是严格屏蔽的。

换句话说,虚拟机是可以模拟大部分物理机的指令集,但是 IO 会明显因为托管变慢,而且对于一些非常特殊的虚主机指令,虚拟机会选择糊弄过去。这可能就是虚拟机的局限性吧。23333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