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的内在机制是什么(提示:并不是劳动剥削) - Est's Blog

996的内在机制是什么(提示:并不是劳动剥削)

1955年,有位英国的政治学家,叫帕金森,提出了一个“帕金森定律”。简单说就是:一个组织,总是会趋向于层级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膨胀,人越来越忙,但组织效率越来越低下。
组织变大不是因为要干的事越来越多,而是因为只要有资源,组织就会大到把资源用满而且还渴求新的资源的程度。反过来,把资源砍掉,未必影响干事的效果。
回到时间资源,也就是拖延症这个话题。上面讲的这个规律也适用于时间资源:并不是需要多少用多少,而是有多少你就会用光多少。
为什么会有拖延症?不仅是因为自我管理不严格,而是因为只要时间资源在那里,你就会倾向于把它用光用尽。
你可能会说,不对啊,做一件事需要的时间资源应该是有限的啊。从拧一颗螺丝到造一台汽车,不仅需要的时间是有数的,而且还是可以持续优化的。怎么会需要无限的时间资源呢?
这就牵涉到人类社会的一个新变化了。用管理学家包政老师的话说,这是因为人类工作要处理的对象,从“物品”变成了“事情”。
以前,无论是农业时代还是工业时代,我们的工作对象主要是物品,无论种一亩地的庄稼,还是在流水线上加工一个零件,物品的边界是清晰的,所需要的工作时间就是有限的。我们努力的方向,就是通过各种工具和创新,节省时间资源,获得更高的效率。
但是现在我们的工作对象呢?越来越是“事情”。比如写一篇稿子,比如炒股,比如准备一场演出,比如做一次营销活动。只要是“事情”,背后包含的复杂度就太高了。而且,只要是一件“事情”,就可以膨胀成任何规模的工作。
就拿我准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来说,它就是一件典型的“事情”。如果你非要说不许准备,今晚就上台,你说能不能讲呢?其实也能。拿张纸,划拉一个提纲,上去也能讲。但是,现在是给我一年时间准备,那最后成稿肯定是12月底。此前这一年的时间,时间没浪费,我在策划、调研、访谈、写初稿、征求意见稿、修改、演练,只要上台的铃声没有响起,我就可以一直准备下去。有多少时间就能花掉多少时间。
再拿投资股票这件事来说,你要决定买一只股票,请问这件事需要多少准备工作?没头儿啊。你可以去看这家公司的财报、可以去了解它的企业文化、了解创始人和高管的背景、了解它的产品和服务、了解股民对他的评价、了解分析师对它的看法。只要有时间,你可以无穷无尽地围绕着这个决定做准备,没有一件事是毫无必要的,也没有一件事是确定有必要的。从投资结果上看,这么做准备,其实也不见得就一定比随意做决定要好。
从这个角度,其实也可以解释996工作制这件事。不是因为互联网公司老板的心肠黑,也不是因为互联网公司的工作量就大,而是因为互联网公司面对的工作对象,不是清晰的“物品”,而是一件件说不清、道不清的“事情”,它的工作对时间资源的索取就是无止境的。所以996,本质上,不是说需要这么多时间。而是说,现在一个互联网从业人员能榨取的工作时间的极限,就这么多了。那些搞996工作制的公司,把它用尽了而已。

其实非常有同感。很多996的朋友吐槽最多的并不是996,而是上午迟到,下午开会,晚上开始干活这种畸形循环。

也就是说,每周72小时工作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去摸鱼和低效率沟通去了。恐怕这种设定下的 KPI 做的事情并不能给公司带来任何 impact 。

这篇《罗辑思维 第819期 | 为什么会有拖延症?

这篇虽然主要讲拖延症,却把 996 这个事情也说明白了。Marx 所说的压榨无产阶级的劳动力是严格意义上指「剩余价值 Mehrwert」,这个词字面意思是 value added,增值,是 增值税 VAT 里的 增值 部分。也就是说销售价格减去物料成本里的价值。996 可不是程序员对公司的增值,而是欠(技术)债。。23333

Comments